当前位置: 哈蜚信息门户网 > 财经> 学者研讨制度型开放与新一轮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

学者研讨制度型开放与新一轮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

发布时间:2019-12-01 10:00:33 人气:4908

10月11日,“自由贸易试验区论坛”和“启动自由贸易区,开放新格局”媒体智库启动仪式在南京大学商学院举行。论坛由南京大学自由贸易区综合研究所、江苏学习平台、新华媒体智库和中国江苏网联合主办。南京大学、南开大学、上海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大学、中山大学、东南大学、苏州大学等大学和智库的专家学者对FTZ建设中的热点问题提出了建议。在论坛上,媒体智库发起了“扬帆自由贸易区,开拓新模式”的活动。南京大学自由贸易区综合研究所与新华社媒体智库签署合作协议,共同为江苏自由贸易区建设注入智慧。

张延生(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中国国际交流中心研究员):FTZ的建设应该把制度开放和制度机制创新放在重要位置。

新一轮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应从以下五点着手:一是建设新的高水平开放型经济,努力建设贸易投资便利、产业集聚高端、金融服务完善、监管安全高效、辐射带动效应突出的高标准、高质量自由贸易区;第二是创建一个新的制度开放体系,如规则。经过三到五年的改革和探索,我们规范了国际先进规则,形成了更具国际竞争力的制度创新,推动了经济发展的质量变化、效率变化和动力变化。三是建设科技、人才和创新资源聚集区,形成全方位开放的创新生态系统。四是建立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一体化枢纽和战略支点的跨境网络。第五,构建具有全球影响力和国际竞争力的支撑体系和生态环境,构建多种国际功能平台,集聚一批世界级企业总部经济体,构建全球高端资源配置的核心功能。

盛斌(南开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FTZ建设的实质是实现全面高水平开放。

全面高水平的开放是FTZ建设的精髓。一流的商业环境是标准,汇聚国际元素是支撑,标准创新是关键。12个自由贸易区的建设为中国深化对外开放和内部改革探索了许多成功经验。在开放方面,首先是以“单一窗口”为标志的贸易便利化,其次是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第三是金融领域的金融时报账户。在内部改革方面,深化“放松管制”改革,转变政府职能,创新监管方式。下一轮FTZ建设可能会更快、更大胆。我们应该在市场开放的基础上加快制度的开放。我们应该根据新的高标准国际贸易和投资规则,在政府采购和竞争政策方面进行制度创新和反复试验。FTZ是一个平台,股票发展有限。政策应该服务于经济自由和要素流动,减少障碍和障碍。

俞锦平(南京大学商学院副院长、自由贸易研究所所长):自由贸易区建设应统一协调和管理。

江苏自由贸易区强调开放和创新,特别是在创新方面。通过制度开放、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为高端要素创新创业创造发展平台和区域环境,吸引高端要素流入、利用和聚集。同时,为创新创业行业提供资金支持和高端人才支持。对江苏自由贸易区的建议如下:一是起点高,借鉴国内外成功的自由贸易区,加强与这些自由贸易区的交流;第二,在充分利用自身优势的同时,扩大有效使用面积,将高端环节纳入自由贸易区。第三,注重创新产业对促进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的需求;第四,要有一支强大的管理队伍,对FTZ进行统一协调的管理,制定先进的规章制度。

黄健中(上海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大学国际经济与商务学院院长):江苏自由贸易区可以借鉴上海自由贸易区在香港附近建设新区的经验。

上海FTZ新港区主体规划中的制度和机制是5 1 2,即五个自由、一个约束、两个监督。“五个自由化”是指投资自由化、贸易自由化、资本流动自由化、海外专业人员和跨境数据流自由化,“一个限制”是指对信息数据的国家安全限制,“两个监管”是指金融安全监管和信贷分类监管。作为一个新的自由贸易区,江苏自由贸易区的建设应该借鉴上述经验:一是从商品开放走向服务开放,更多的领域要避免假冒伪劣产品;二是注重突破实物壁垒,重点支持研发产业、期货交易和国际分销产业的保税倾斜,实现信息壁垒。第三,应注意如何提高企业和行业的经验,使企业和行业能够成为实验的主题。

邱斌(东南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FTZ是加强互联互通的开放平台。

自由贸易区是新的国际经济形势下的开放平台。关键是首先要尝试和创新制度。一是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开创改革开放新时代;二是加快自由贸易试验区的互联互通,加快复制和推广一些试点项目的成功经验。三是减少外商投资准入的负面清单,扩大教育、文化、医疗等服务业的开放。四是提高国内对外开放水平,与长三角一体化、京津冀协调发展和“一带一路”建设接轨。

黄樊华(南京大学长三角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扩大服务业开放,促进服务贸易体系创新是新一轮FTZ建设的重点。

世界贸易组织最近发布的《2019年全球贸易报告》指出,服务贸易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具活力的贸易形式,并将在未来几十年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不久前,上海出台了《上海自贸区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实施办法》。江苏保税区还应大力推进服务贸易体系创新,扩大服务贸易和服务开放,扩大服务贸易规模,优化服务贸易结构。以数字经济为契机,重视服务贸易和服务业发展的新技术、新模式和新形式,进一步加强服务业和制造业、服务贸易和货物贸易的深度融合,顺应全球价值链分工的新趋势,加快服务贸易功能区的发展,进一步培育市场主体。

毛燕华(中山大学自由贸易研究所副所长):在规则和制度之间建立良好的联系,形成促进经济转型和发展的新势头。

FTZ建设主要是压力测试和加快服务业开放的制度机制,也是与国际贸易新规则接轨的制度机制。对新一轮国家FTZ建设的建议:一是加大压力测试力度,使FTZ成为参与全球投资和贸易规则重组的实验平台,更好地应对规则等新问题,扩大全球经贸规则;第二,推动全球价值链,形成推动经济转型发展的新动力,成为优质发展的典范,推动创新和优质发展。第三,探索法制化,为完善国家治理体系和能力提供可复制和可复制的经验。第四,要与规章制度相衔接,制定服务国家的战略,加强各领域规章制度的衔接。

崔凡(海南国际经济贸易大学研究院院长):以外商投资法为指导,推进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

《外商投资法》将成为促进FTZ建设和改善商业环境的重要指南。FTZ的建设与外资开放和外商投资体制改革密切相关。《外国投资法》主要有两项原则。第一,扩大开放水平,实行入院前国民待遇和阴性名单管理制度。第二,全面实施国民待遇。江苏利用外资的水平是全国最高的。江苏自由贸易区具有重要的监管和探索功能。因此,抓住机遇,在开放程度高的地区进行试点,改善经营环境,促进投资,在江苏自由贸易区建设中取得更好的成效就显得尤为重要。

段锦(苏州大学苏州智库执行主任):用制度创新聚集世界高端创新元素。

20世纪90年代以来,苏州抓住了国际产业梯度转移的机遇,加快了对外开放的步伐。以开发区为载体,外向型经济取得了辉煌成就。进入新的发展阶段,苏州发展面临的内外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传统的外向型垂直产业结构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未来,FTZ的发展最终将在行业内实施。通过制度创新,来自世界各地的高端创新元素将汇聚一堂,支持行业转型和创新发展。为了促进世界高端元素的空间集聚,有必要建立“节点”和“网络”思维,即在深度开放的“连通性”中,实现创新元素在有限空间内的高集聚和高密度投资。

谢建国(南京大学国际经济贸易系副主任):FTZ定义的理论研究和实践需要澄清。

目前,FTZ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需要解决以下问题:首先,FTZ的概念必须重新命名。FTZ不仅包括贸易开放,还包括金融开放和制度创新与改革,而贸易区的概念相对狭窄。FTZ不能仅仅是经济开发区职能的重复和延伸。它需要反映制度创新的水平。第二,FTZ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制度约束。FTZ不仅要在现有宏观体制下进行制度创新,还需要实现更高水平、更高水平和更广泛的开放。第三,FTZ政策应超越区域,在区域外推广,以消除歧视,实现高度开放和统一稳定的国内市场。

戴翔(南京审计大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制度开放不仅需要投入,也需要产出。

制度开放是制度内的探索,与FTZ建设密切相关。在新的时代,FTZ的建设应该从商品和要素流动的开放转向定期的制度开放。制度开放的根本目的和目的是服务于以商品和要素流动为主体的内容。此前的开放是嵌入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进口和流通要素处于中低端。开放经济现在需要吸引和聚集高端元素,以实现高质量发展。该系统的开放也是一个投入和产出的问题。与国际标准相比,它只相当于介绍。今后,更有必要借鉴其他国家机构开放的先进经验和做法,在开放的意义上更为完善。

韩健(南京大学自由贸易学院常务副校长):FTZ的建设应该为国家承担更多的使命。

江苏自由贸易区建设可以为国家探索的第一条道路是实体经济转型升级之路。我们应该强调,在新形势下,从融入全球供应链和价值链到创新链。在工业发展过程中,不仅要充分发挥国家在重大问题上的制度优势,还要引导产业政策适应新一代全球产业政策。第二种方法是创新。除了自主创新之外,实体经济应该向创新开放,并与全球创新资源相整合。我们不仅应该进口它们,还应该出口。第三种方法是探索国际招标规则。我们应该梳理现有国际规则中的高层次国际规则,创造一流的国内商业环境,参与国际规则的治理,提出适合发展中国家和世贸组织改革的规则。最后一条是通向国内开放的道路。必须强调从简单开放向内部开放的转变,利用自由贸易区建设拓展国内开放的新模式。

资料来源:中国社科院网站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 甘肃快3投注 北京快乐8购买 河北快3

版权所有 meovat7.com哈蜚信息门户网 Copy Right 2010-2020